外套英语

2021-12-05 18:13:02 作者:外套英语

  外套英语来自外套英语

一旦出手,必须一举拿下,才能够获得胜利。

方才在来的路上,她已经大概了解了情况。

而他座下同样一身华服,但看起来远远没有赫连业强壮的男人,头上也顶着一顶小小的皇冠,只听他看着赫连业,恭敬的开口说道:“是的,父君,这一切都是经过探子证实的。而作为胡族君主的赫连业,身材更是高大威猛,一脸密密麻麻的络腮胡,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神,让人难以直视。

他一目十行,忍不住说道:“怎么回事?这件事情,是苏丫头决定的?她为何要这般做?”

这时候,另一个士兵也跑了进来,有些慌张的冲着裴天宇说道:“报告皇上,胡族的士兵,已经到达边疆几百里外了,不出一日,便会逼近天离国了!”

“你说什么——”

裴天宇此刻感到太阳穴嗡嗡响的,胡族的人,脚程居然如此之快!看来,他们这一次,是铁了心要撕破脸了。

因此,一些头脑清醒的君主,最终也只是下令暂时观察天离国的情况,并没有贸贸然的行动。

赫连业没有低头看怀里的女人,而是看向下方,缓缓地开口说话了。”

赫连木一番话说得信心满满,他对于自己亲自训练的这一支队伍,可谓是充满了自信。

这件事情,无疑在其他的国家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若是了解胡族人都知道,胡族人与一般的人相比,是要高大魁梧许多的,看起来更具有压迫感。

等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们都惊讶不已。听朕的安排下去,这几天,便朝着天离国出发!”

赫连木就在等着自家的父君说这句话,听他的命令之后,赫连木的眼睛顿时一亮,只要父君答应让他出兵,一切都好说!

自从上次出使天离国,受到这样的侮辱之后,赫连木一直都怀恨在心。就算是他们,也并不想跟胡族正面对上,毕竟,胡族的手段,着实有些残忍。

胡族大举进攻天离国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裴天宇的耳中。

看来这一次,胡族是铁了心,想要独占一头了。如今天离国粮草不足,儿臣认为,即便天离国有再多的精兵,估计也上不得台面。

“你说的不错,如今天离国危在旦夕,必定有许多国家在打着他的主意。竟然这么快,已经到达了天离国那一边!等他们想要出动的时候,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眼下,机会就摆在他们的面前,他赫连木,自然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机会。

但是,天离国的本事,可没有东霂国大。

“父君说得极是,如今其他的国家也都蠢蠢欲动,想必都想分一杯羹。

胡族本就是骁勇善战的民族,更何况,他们对于杀戮,一向是非常热衷的。虽然是东霂国的容言玉先招惹了他,但是东霂国强悍的实力,让赫连木也不敢轻易造次。她一双妖媚的眼睛不时的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时而伸出手,在他的胸前暧昧的打转。

当初这般瞧不起他赫连木,给他等着吧,总有一天,他要将容言玉给踩在脚底下!

在得到了赫连业的命令之后,赫连木拿到了出兵的腰牌,便立刻转身前往胡族的军营而去了。而且东霂国的名声,原本也是远近闻名的,自然无人敢招惹。光是想到容言玉对自己露出胆怯的神色,赫连木就忍不住想要仰天狂笑三声。

“你说的,可是真的?”

赫连业他粗犷而威严的嗓音,回荡在整个宫殿之中,让人根本无法忽略。

赫连木想的非常的美好,他甚至已经幻想到,在自己吞并了天离国之后,容言玉害怕的神情了。

这其中究竟有多大的利益,根本不胜枚举。对于胡族有几斤几两,他心里还是有底的。

没想到,苏晚卿那个小贱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大好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阮贵妃怎么可能会放过?

。他相信,他们胡族这么多优秀强壮的儿郎们,必定能将那些天离国的士兵杀个片甲不留!

而且,此次胡族大规模的行动,并没有丝毫的掩饰。否则,等待他们的,也许并不是天离国的灭亡,反而是他们自己的灭亡了。更何况,若是此次能够成功,他们胡族也必定会上升不止一个档次。

胡族的大营中,一片金碧辉煌的景象,到处都摆满了珍贵无比的铜器,无论是喝酒的、吃饭的,全都透着一股金色,生怕旁人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究竟有多么富有一般。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儿臣也已经特地再三确认过了,天离国此刻,的确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听说天离国的皇帝为了粮草一时,也焦灼不已呢。

拿下天离国,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赫连业看着自己最满意的儿子,听他说的话,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更何况,没有粮草的士兵,等于没有了左臂右膀,在他们眼里,几乎与废人无益。

但他们即便是后悔,也没有办法了。凭着咱们胡族这般强大的能力,必定能将那些拿孱弱的天离国人打得落花流水!而且,近段时间来,儿臣正好在训练一大支队伍,他们一个个,可是胡族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最强壮的男人。而且,一直到现在,天离国的人都毫无头绪。很快,其他的国家都纷纷得知了胡族要出兵天离国的消息,一时之间,他们都有些震惊。即便他们如今粮草供应不足,但庞大的人数,加上数不清的精兵,就算他们要出兵,也得首先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是否能够出手。有一些国家,原本就对地大物博的天离国一直都有着想法,毕竟,若是能够夺下天离国这一片地域,那对于他们的国土来说,可谓是锦上添花。

当然,也有部分的君主,已经完全被天离国目前的困境所冲昏了头脑,他们只想要在这个特殊的时机一举攻下天离国,否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就在其他国家也有些蠢蠢欲动的时候,但是他们没有料到,在接到消息的时候,胡族已经到了天离国的边境了。更何况,天离国的士兵在他的眼中,都是一些弱小的男人,跟他们这些高大威猛的胡族人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你且快一些,将朕的命令安排下去,今日便将胡族的好儿郎们都召集起来,否则,若是晚了一步,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可就不好了。儿臣相信,有他们在,我们成功的几率,必定增加了不止一倍。谁让他们一开始便选择了隔岸观火呢,若是学学人家胡族,一开始便下定了决心,要将天离国拿下,想必他们也不会面对如今这样的状况了。他一身金色的长袍,强壮的身躯连宽松的衣裳都无法遮盖,甚至能看到他一块块结实的肌肉隆起,看起来有些可怖。

因此,在听说天离国此时陷入了“困境”中时,一些蠢蠢欲动的国家,却依然还处在观望的状态。”

“哈哈哈,好!没想到天离国也有今天,这不是老天爷给予的机会吗?朕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总是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真不知道在那里装什么!你且看看,他们如今的精兵有多少,还有我方的兵力,是否足以支撑?”

与赫连业对话的男人,赫然是之前出使天离国,最后狼狈回国的赫连木。他听了赫连业的话,眼中也闪过了幸灾乐祸和恼恨。这胡族,这一次学精了。

在这个时刻出兵,胡族究竟想要做什么,分明就一目了然!

阮贵妃听闻皇上震怒,很快便赶到了裴天宇的御书房中,看到裴天宇一脸不高兴的坐在椅子上,赶紧走上前去。

赫连业坐在高高在上的皇位上,头顶着一个偌大的皇冠,皇冠上镶嵌了各色的宝石,看起来奢华无比。

他有些震惊的看着禀报信息的下属,忍不住一拍桌子说道:“天离国粮草丢失的事情,怎么会传到其他国家的耳边去?他们究竟是如何知道的?朕记得朕特别下令过,此事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若是那些国家都来大举进攻我国,此时怎能抵挡得住?”

那下属看着震怒的皇上,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还是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裴天宇。毕竟,想要攻陷人口众多的天离国,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短短几天的时间之内,天离国周边的一些国家,基本上都知晓了天离国丢失几千担粮草的事情。

裴天宇赶紧接了过来,三下五除的将信件给拆开,便读了起来。

“皇上,听说是几位大将军将此事宣告于士兵们的,而且,他们最初的决定也不过是为了安抚士兵的情绪,没想到……”

“皇上,有急信——”

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手中举着一张密封的信函,上面的标志显示着,这是从边疆快马加鞭寄过来的。他赫连木是惹不起容言玉,但不代表他惹不起天离国。

到时候,即使是面对东霂国,他们骨子里也会硬气不少。

赫连业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姿态妖娆的女人,她一脸浓艳的妆容,只穿着一条红色的轻薄纱裙,火辣的身材根本无法遮挡外套英语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