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用芳华看护高原边关

“90后”小伙:用芳华看护高原边关
乌鲁木齐10月10日电 题:“90后”小伙:用芳华看护高原边关  作者 牛幸佳  毒辣的阳光、扎眼的雪峰、荒芜的戈壁,面对艰苦的作业环境,“90后”小伙臧帅说:“尽管离家远了点,作业环境苦了点,但这点困难算个啥!我在祖国最西边,家在祖国最东边,我感到十分骄傲!”  1974年建立的喀什边境办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驻地平均海拔4300米,辖区总面积5238平方公里,边境线长400余公里,是新疆海拔最高、管控辖区面积最大、边境线最长的派出所。而看护着这片“生命禁区”的“热血男儿”是一群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小伙,臧帅便是其间一员。臧帅与战友们一同在边境前沿展开踏查。 李康强 摄  21岁的臧帅是辽宁省庄河市人,之前是内蒙古锡林浩特的一名边防战士。上一年年末,公安现役部队变革,面对新挑选的臧帅自动请求前往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作业。  巡查踏查,不怕喫苦  夜间温度达零下十几度、用电要靠太阳能、吃水只能从十几公里外的派出所拉、网络信号时有时无,海拔4300米的衣拉克素边境警务站历来以“苦”著称。素日里,臧帅要与20名大众护边员24小时据守在这个“苦”当地。  本年3月,臧帅前往边境前沿的塔吐鲁沟进行初次边境巡查。前行中,高原的北风像刀子,混着雨雪打在臧帅的脸上。因为膂力不支和海拔升高,臧帅在翻越一处海拔5400米的达坂时,忽然陷进一个雪窝,几乎摔下山崖。但他没有畏缩,继续前往积雪皑皑的通外山口进行踏查。  走山路、趟冰河、喝雪水、啃干馕……直到晚上12时,臧帅才完毕踏查作业回到警务室。“尽管边境巡查作业很辛苦,但我来高原为的便是祖国安定、边境安稳,所以这点苦没什么!”臧帅说。  接力护学,孩子们的“好哥哥”  在看护边境的一起,臧帅也肩负着看护农牧民安全、联络民众的重要职责。  因为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辖区的热斯卡木村没有校园,一直以来,这儿的孩子都需要到乡里、县城或许喀什市上学。每年二三月份,接近孩子们开学之时,正是大雪封山的时分。返校途中,孩子们要冒雪步行翻越两座冰达坂。其间,盖加克达坂海拔高达5300米。为了确保孩子们安全返校,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形成了接送孩子们返校的“接力护学”传统。  刚来不久的臧帅自动要求参加本年的“接力护学”举动。2月20日,臧帅和其他民警跟从推土机在海拔几千米的达坂上进行挖雪通路作业。3米多厚的积雪,20余公里的积雪路段,臧帅和战友们在山崖边达坂上不眠不休地干了9天才悉数修通。跟着继续高海拔、高强度作业,臧帅每走三五步,就得停下原地歇息。动身前随身带着的食物都吃完了,为了弥补膂力,臧帅就躺在地上吃雪。  此次护卫活动,使臧帅深深感触到了驻地大众生活的不易。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愈加卖力作业,帮驻地大众过上好日子。  素日里,臧帅总会自动到村子里转一转,了解驻地大众的状况。他总会为牧区的塔吉克族孩子们带一些学习用品、糖块和玩具,乃至还责任给孩子们教导功课。每次看到臧帅,孩子们总爱围着臧帅“哥哥”“哥哥”地叫个不停。“我特别喜爱孩子们叫我‘哥哥’,感觉自己在悠远的边远地方又多了一群弟弟妹妹。”  危殆时间,给大众送安全  红其拉甫国门以其共同的风貌吸引着中外游客争相前往。跟着旅行人数的增多,各类高原事端也时有发生。在这些高原救助中,总能看到臧帅的身影。  本年年初,一辆来自北京的自驾游车在下山返程途中,因司机身体缺氧,连人带车翻到了路旁边的水沟中。事端发生后,护边员第一时间联络了臧帅地点的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接到出警使命后,臧帅和民警们当即带着药物、应急物资和拖车东西赶到了事端现场,第一时间将受伤游客从车内拉了出来,并靠着人力将事端车辆从水沟中抬了出来。喂药、处理创伤……臧帅再接再励地救助着一个又一个伤者。终究,在臧帅和其他民警的协助下,受伤游客被顺畅送下了山,并被及时送往了塔县医院进行检查救治。“我要确保游客们高高兴兴来,安全全安走,不能让他们的安全置于风险之中。”  第一次国门发誓、第一次边境巡查、第一次高原救援、第一次造访入户、第一次结对认亲……许许多多的第一次记载了藏帅的护边之路。(完)